截止阀,三阀组,仪表接头是江苏欧普电器有限公司主要产品,欢迎选购我公司产品。

新闻中心
上一篇新闻:关于截止阀的优点及缺点分析
下一篇新闻:没有了

相关产品:
相关新闻:
   2012第四届中国国际阀门论坛在上海举行 2012.11.12
   我国工业阀门行业发展状况分析 2014.03.24
   截止阀的工作原理是什么 2016.10.19
   自动控制阀越来越受青睐 2011.05.30
   检查三阀组是否为打开的方法 2017.07.25
   气动调节阀的安装原则 2013.04.24

  • 主页
  • 高手心水论坛
  • 百战百胜高手论坛
  • 大丰收心水资料
  • 主页 > 大丰收心水资料 >

    火与怒》:一场两败俱伤的博弈里谁在偷笑

      发布时间:2018-01-13 11:05

      班农把“第一女儿”伊万卡称为“泼妇”,财政部长史蒂文·努钦称特朗普为“白痴”,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说特朗普是“笨蛋”,新闻大亨默多克直接飚了脏话,说特朗普“真是他妈的白痴(f*cking idiot)”。

      这是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后,第一部以他为主角的书,也是一本充满攻击贬低色彩的书。按照出版商和作者沃尔夫本人的说法,特朗普曾试图阻挠这本书上架。作为回应,他们将原定1月9日的上架日提前到1月5日。

      这一做法,导致特朗普和班农彻底反目。按照作者沃尔夫的说法,这些令特朗普无法忍受的言论,正是来自于班农本人的陈述。“史蒂夫·班农和我以及我的总统任期毫无关系。”在1月3日的一份正式声明中,特朗普写道:“他被解雇的时候,不仅丢掉了饭碗,也丧失了心智。”

      曾经甜蜜今天对班农恶语相向的特朗普,在去年10月,还表示他和班农“保持非常好的关系”,彼此是“很长时间”的朋友了。尽管班农被挤出白宫,他和特朗普之间的感情,貌似一直未曾破裂。就在这本书问世之前,特朗普还从未对失意的班农说过什么重话,这和他对其他前幕僚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。班农离开白宫时,他还将自己的离开定义为“晋升”,而非降职。“我感觉高升了,”他对美国《旗帜周刊》说,“现在我自由了,重新拿起了武器。”班农返回了他一手创办的极右翼新闻网站布莱巴特(Breitbart),还强调,“我会一直在外面当他的边锋,保护他”。誓言要“保护”特朗普的班农还说,在夏洛茨维尔之后,“我是唯一一个站出来,试图维护特朗普的人”。

      在很多人看来,特朗普和班农是“奇怪的一对”。他们有很多共同点:鲁莽、冲动、自恋、很有煽动性,都是爱说大话的“大人物”。两人初识是在2011年,特朗普与班农很投缘,还接受了多次班农创办的布莱巴特新闻网的采访。五年后,班农加入特朗普的竞选团队,成为首席战略官。那时,特朗普对班农的赞美溢于言表:“他是个很棒的人,我的团队需要他来赢得竞选。”特朗普大选获胜,班农是主要“功臣”。特朗普入主白宫,班农成为“影子总统”。特朗普上任后,签署“旅行禁令”、宣布美国退出《巴黎协定》和严厉打击非法移民等政策,都有班农的功劳。他督促特朗普坚持反建制派,高举民族主义大旗。当特朗普卷入性丑闻风波后,班农是少数几个迅速坚定地站在特朗普身边的支持者之一。他还时常提醒共和党,他们是如何集体抛弃了特朗普,“当你们站定一个男人的时候,就要一直站在他身边,好吗?”站定一个男人不难,难的是,能够一直站在他身边。在特朗普上任首月,班农曾经说过,特朗普政府的首要目标是“对行政状态的解构”。结果,解构却成了解散。顾问弗林、白宫幕僚长普利巴斯、新闻发言人斯派塞……团队成员相继离开,班农的地位也摇摇欲坠。

      特朗普也曾经努力淡化外界对于班农的印象,称“我的战略专家就是我自己”。但质疑的声音不光来自白宫外。在团队中,库什纳还有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,同班农不和的消息都有耳闻。特朗普没有功夫来做调解,更不喜欢班农的“功高盖主”。班农渐渐从一朵花变成一颗雷,被特朗普敬而远之。2017年8月,弗吉尼亚州的夏洛茨维尔发生种族主义。特朗普迟迟没有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,招致抨击。当月18日,班农离开白宫。有人说,他是为特朗普“顶雷背锅”。当时,特朗普还为他保全了体面:“班农是自行辞职,而不是被辞退的。”班农说,自己和特朗普一直保持电话沟通。但是,白宫官员说,在班农离开白宫之后,特朗普和班农只通过五次电话,都是班农打来的。重回布莱巴特新闻网站后,班农表示,会向白宫里的共和党建制派出手。在去年10月初的一次公开演讲中,班农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:向共和党内的建制派宣战,和那些不支持特朗普及其竞选理念的共和党人对着干,在明年的中期选举中阻挠建制派候选人。就在那时,在亚拉巴马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初选中,班农支持的罗伊·摩尔打败了特朗普支持的卢瑟·斯特兰奇。班农借此证明了自己的影响力,却也让特朗普此后心存芥蒂。

      众叛亲离在很多人看来,特朗普和班农公开闹翻的这一天,迟早会来。而另一边,曾被右翼媒体称为“新右翼第一夫人”的亿万富翁丽贝卡·默瑟也已将班农抛弃。丽贝卡是默瑟家庭基金会的负责人,也是亿万富翁投资商罗伯特·默瑟的女儿。默瑟掌舵体量达29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“文艺复兴科技”,自2010年以来为保守派人物和组织捐款超过3500万美元,是共和党的最大金主,也曾是班农的重要盟友,从资金上力挺布莱巴特网。班农曾私下说,如果他竞选总统,默瑟家族会支持他。

      他的算盘打错了。1月4日,默瑟家族发表声明说,他们会继续支持特朗普。至于班农,他们已数月没有联系,并且不会再对他的活动提供财政支持。一天后,特朗普得意发推:“默瑟家族抛弃了泄密者史蒂夫·班农,聪明!”除了默瑟家族宣布和班农一刀两断,甚至班农的“大本营”——保守派网站布莱巴特新闻网,也在1月10日传出消息,班农将不再担任这家保守派新闻网站的执行董事长一职。很显然,特朗普真的火了,熟悉他的人都知道。这样的局面,对班农来说,极为不利。这本书的发售,为何让局面如此失控?他开始重新审视这本书,到底有多少内容,出于自己的口中?狠捅一刀这本被特朗普界定为“胡说八道”的书,刻画出了一个“无能”也“无所谓”的特朗普形象:他是个半文盲(semiliterate),什么都不知道,也从不读书,甚至都懒得扫一眼。他也听不进别人说的话,你说得越多,他听得越少。他喜欢军人,功勋章越多越好,因此他让马蒂斯、麦克马斯特、凯利等军人执掌美国的外交和国防政策,可是他又讨厌被别人告诉自己该做什么。书中还透露了很多此前不为人知的细节:“大选之夜,8点过后没多久,正当之前不曾料到的胜利正在逐渐成为现实的时候,特朗普的表情好像是看到鬼了一样。”

      根据班农的观察,在一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里,特朗普的神态从懵逼到难以置信,再变成恐惧,直到最后:“突然,特朗普开始相信自己值得赢,也相信自己完全有能力成为美国总统”。关于家族内部,书中也透露了大量细节,还辅以生动描写:特朗普是数十年来第一个不和“第一夫人”同眠的总统。他还骄傲地对外宣称,梅拉尼娅是一个“花瓶嫩妻(trophy wife)”,并和朋友们探讨关于出轨的“理论”。书中还描写了特朗普的“不安全感”——爱吃麦当劳。因为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去吃,不会被事先投毒;他担心在白宫被暗害,曾和特勤局讨论要锁两道门睡觉;他警告白宫的清洁工,不要碰他房间里的任何东西,尤其是牙刷。看到清洁工把衬衫从地上捡起来,他曾大声训斥:如果我的衬衫在地上,那是因为我想让它在地上。

      书中透露,特朗普甚至连自己的儿子和女儿都不信任,并后悔让伊万卡进白宫。伊万卡一直嘲笑父亲“地方支援中央”的秃头发型,而且她还有个“总统梦”。

      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和她的丈夫库什纳达成了一项协议,伊万卡可能在未来竞逐总统一职:“在衡量了风险和回报后,库什纳和伊万卡决定接受他们在白宫的职位。这是小两口的一致决定,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也是他们的共同工作。他们之间达成了一项认真的协议,如果未来机会出现,伊万卡将参与竞选总统。”

      八卦劲爆。而更致命的内容是,特朗普一直介意却挥之不去的“通俄门”事件。书中提到,小唐纳德·特朗普、库什纳以及时任竞选主席马纳福特,2016年6月在特朗普大厦与俄罗斯人会面,是“叛国”行为。“这些话都出自班农之口。”作者沃尔夫反复强调。到底是班农在特朗普背后捅了刀子,还是沃尔夫捅了班农和特朗普的刀子?谁捅的刀?因为这本书,作者沃尔夫也走到聚光灯下。

      现年64岁的沃尔夫,是一名人脉广泛的美国专栏作家,曾经为默多克写过传记《新闻拥有者》。早在特朗普宣布参加总统大选三年之前,沃尔夫参加了一部特朗普品牌真人秀的制作,两人就此结识。而拉近沃尔夫与特朗普距离的,正是班农。2016年,沃尔夫写了一篇关于特朗普的报道,班农看后觉得很好,就为沃尔夫开了“绿色通道”,允许他在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和2017年总统任期内近距离观察、接触特朗普及其团队成员。和其他进入白宫的媒体记者不同,沃尔夫佩戴的是与众不同的蓝色胸牌,让他能在白宫西翼行动更加自如。有白宫官员称,沃尔夫曾在西翼的大堂蹲守数个小时等待会议结束,或者是坐在沙发上等着跟经过的官员交谈。他的活动范围遍布西翼的办公室群,包括总统的椭圆形办公室、内阁室、战情室、幕僚办公室等。对于沃尔夫的这本书,很多人惊讶于他为何能搜集到这么多不为人知的内幕。按照他的说法,写这本书历时18个月,都是自己“基于对白宫幕僚和特朗普竞选团队、包括班农在内的200次采访”所“提炼”的。1月6日,沃尔夫在接受美国国家广播公司(NBC)采访时表示,他在写作这本书时,与特朗普总统进行了交谈:“我不知道特朗普是否意识到这是一个采访,但它确实是私下进行的”。沃尔夫说,在总统竞选期间和就职典礼之后,他总共与特朗普接触了约3个小时。但是白宫新闻官哈克比称,特朗普上任以来,沃尔夫“从未真正和总统坐下来交谈”,只跟他通过一次电话。特朗普自己也说,自己从未授权任何“外人”出入白宫。有媒体指出,沃尔夫本身并非正统新闻记者,自出道以来因为报道失实等违反新闻准则的问题屡受诟病。《华盛顿邮报》评论指出,沃尔夫的著作从不以尊重事实著称,他也乐于如此,因为这可以引发更多争议,从而获得更好的销售业绩。有人批评,这本书文笔造作,更像出自八卦写手而非严肃记者。1月3日,这本还未上架的书,已经占据亚马逊排行榜第一位。

      为时已晚?拧干水分,到底有多少内容站得住脚,我们不得而知。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班农和特朗普,想要重修旧好,没那么容易。有媒体透露,在新书节选提前曝光后,班农原本想在1月3日发表声明,否认书里那些话。他的助手甚至连声明都拟好了。但特朗普抢先一步,发声怒批班农。班农觉得道歉是虚弱的表现,于是他的声明搁浅了。但是,很快他意识到,这可能是自己保留前途的唯一途径。和特朗普决裂,他可能今后再也无法接近白宫,甚至还会失去自己一手操办的新闻网。修补关系。别无他法。1月7日,班农在布莱巴特新闻网上发表声明,“小特朗普是个爱国者,也是个好人。”声明中,班农大表忠心:“特朗普总统是唯一能够打败希拉里集团的候选人,而我也是唯一能够按时在全球宣传特朗普观点以及特朗普主义的人。为了达成总统‘让美国再次伟大’的夙愿,我随时准备站进这个队伍当中。”班农还进一步解释:“我针对的目标是马纳福特,一个对俄罗斯手段了如指掌的人。重申一遍,这些评论不针对小特朗普。”不过,此时道歉,为时已晚。特朗普的火与怒,该如何熄灭?“班农知道自己处在最低谷,他不会告诉你,但是他明确知道。” 一个熟识他的人说。